因gfw对WordPress.com实行屏蔽,博客地址更新转向网易博客

实属无奈之举,目前个人博客转移至:http://andy800529.blog.163.com/

铝加工企业面临的问题

和现货加工企业的朋友聊天,总是会经常要面对一个问题:请问明天铝价是涨还是跌?老实说,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因为其实日间的价格波动和基本面的关系不大。基本面是比较稳定的,但是日间的价格波动是包含很多杂音的:比如说资金的动向就有可能在短时期内改变价格的走向。而资金的流向其实是非常难以把握的。

上午和无锡一个做加工的朋友聊了一阵子,也是发现一个问题。他请了一个人专门做价格分析,但是他觉得效果不是很好。他觉得不准。其实谁都不是神仙,谁也不敢拍胸脯说对第二天的价格做出准确的判断。

这个朋友周四就想买铝了,但是由于资金紧张问题,想拖到下个礼拜再买,结果没想到今天铝价大涨。这毋庸置疑是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个问题其实告诉我们:有时候可能不是对于明天预测准不准确的问题,而是你资金的问题,你如何保证你资金的流动性。

我其实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加工商们对日间的波动这么感兴趣:实际上在所有金属品种当中,铝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波动最小的了。

下面两个图的数据范围是2003-5-23到2010-11-5。

 

image

这幅图显示日间价差的分布:

image

 

从第二个图上可以看出日间价差波动之小。日间波动在100元以内的占了67%,而100-200以内的占了16%。也就是说大部分时候日间的价差波动是很小的。我认为在极端情况下出现的大幅波动也一定是显示出了价格走势的大趋势,而价格走势的大趋势相对而言是比较容易估计和预测出来的。

我在想,加工商们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去考虑问题。你每天去猜测第二天现货是涨是跌,实际上是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的。我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都很痛苦:因为即便是在上涨趋势当中现货价格隔日也可能会下跌。最近一段时间,铝价很显然是在上升通道当中,但是中间也经历过几次的起起伏伏。在整体上涨的大背景下,我很难告诉你说明天价格会跌。

当然我的理解可能和加工商们的理解不同,可能有很多具体的细节,大家彼此都不了解。我不是太了解加工企业在资金使用上的问题,流转上的问题。而相当多的加工企业对于期货的了解可能也比较有限。

期货的存在,尽管有很大的投机成分。但是它的设立,归根到底是为着产业服务的。国家开设期货市场绝对不是为了开赌局。但是这两个市场可能缺乏足够充分有效的连接。

加工企业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联系我。我非常希望能够和大家对这个行业进行广泛深入的探讨。

中国的统计数据

下午与安泰科的王飞虹前辈聊了一下关于铝的情况,有一个问题让我特别关注的,就是统计局的数据问题。由于他是在铝行业浸淫多年,他很清楚统计局在铝行业内数据的缺陷。他说过去曾经有一次统计局的铝材产量突然间比以往多出了20万吨,而按照经验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后来通过调研才发现是统计局在某个厂的数据上发生了错误:这个厂的产量仅有几千吨,但统计局却搞成了20万吨。这是非常惊人的数据误差。

铝行业的数据是如此,那么房地产行业的数据呢?我们不在这个行业内,但如果按照统计局在铝行业的统计习惯,我们对房地产行业的数据是否也很难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和信心?这个太可怕了,统计局可是养活了无数的人马,为什么它的工作如此不尽人如意呢?甚至之前还提到连央行都担心统计局的数据出问题影响决策而打算自己搞数据。

是啊,我觉得是应该有个第三方机构来做数据搜集和整理。这个机构最好是私人的,不要有官方背景。我相信私人机构可以做的比官方机构更好,或者至少存在一个竞争嘛。当然这个机构最大的问题是成本和盈利问题。数据统计的工作太庞大了,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做这项工作,要有积累。可是盈利从哪里来呢?做成非盈利机构?也很困难,毕竟商业上的东西,不讲利益是很难维持下去的。

提高统计质量刻不容缓

–转载自《经济笔记》链接:http://www.kaieconblog.net/2010/09/18/10155/

评点:数据的正确性一直是我们做研究的孜孜以求的目标。这篇文章提出了几个问题我是比较意外的,也是自己以前没有引起过足够关注。 更多

华尔街的历史和地理

从地理上说,华尔街位于纽约曼哈顿区南部,它从百老汇路延伸到东河,全长三分之一英里(536.448米),宽仅仅11米。

街区起源于1792年荷兰殖民者为抵御英军侵犯而修筑的一道墙。当英军赶走荷兰人后,拆墙建街,形成了华尔街。

华尔街上集中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美国证券交易所、投资银行、政府和市办的证券交易商、信托公司、联邦储备银行、各公用事业和保险公司的总部以及美国洛克菲勒、摩根等大财团开设的银行、保险、铁路、航运、采矿、制造业等大公司的总管理处。虽然面积不大,但已成为美国金融中心的代名词。

test

再观华尔街1

第一次知道《华尔街》这部电影,是在陈平的一堂经济学课上(这门课啥都不讲,尽是看电影。关键是都是原版电影,都不带字幕的。看得费劲的要死。)由于是英文原版,肯定也没看懂是什么内容。但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以致后来我自己去翻了这部电影的VCD来看。 更多

政治和经济

社会生存者都会关心经济,或者说都会有较大的欲望去关心经济。至少从广义的角度来说:你得有收入吧,你得有消费吧,你得有储蓄吧,林林总总都构成了经济的几个方面。所以普通民众关心经济是很平常的。

但是同时还可以听到一种观点:认为我们只要活好自己就可以了,至于政治,和我们的距离太遥远,我们不必太操心。在中国,太关心政治的结果很可能是负面的多一些,即便是你拿了个国际上的什么大奖,奖金拿了不少,可能也弥补不了你对厄运的恐惧,还是远离政治的好。

实际上,政治和大家的生活都是休戚相关的。很多方面啊,比方说,假期的安排;比方说,税收的制定;比方说,房地产政策;甚至在中国,银行利率的多少也是政治的一个方面;做研究的经历告诉我,中国的产业从本质上都是政治决定的。生活中很多方面我们都要遭遇政治。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会认为政治和自己无关。我想解释可能只有一条:大家都把政治当成外部变量了,认为不是我等小民可以改变的。改变它,不过是蚍蜉撼大树的不自量力,好好赚钱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这种看法,毋庸置疑是有它的道理的。一方面,民众选择逃离政治是民众的权利。从来都只有政治权利一说,从来都没有政治义务一说。不关心政治,有什么错?没错。但是是不是符合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可能从不同的角度来说结论会不一样。从短期角度,过多的关心政治势必要遭遇更大的风险。这种风险也许是喝茶,也许是被墙围起来,或者更坏的是到天堂或者地狱去旅游。不管怎么说,是人都要关心自己利益的,这种利益包含了自由权的渴望,包含了生存权的渴望,在一定的政治条件下,上面所述的厄运又不是不可能发生。既然存在发生的可能性,人性当中趋利避害的本性自然是要要求人去远离政治。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民众放弃政治权利的诉求,根本上是违背自身利益的。这个不用讲,因为民众让渡了政治权利,势必还要让渡经济权利。政治和经济不分家,这是很基本的法则。有一种机器势必要进一步去侵犯个人权利。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我觉得参与诉求政治权利的诉求,风险可能很大,但是民众至少不应该放弃知的权利。古语说:知易行难。参与诉求,自然很难;但是了解现实,却要相对容易得多。至少在当前的政治条件下,机器的触手还没有猖獗到可以侵犯个人思想的领域,除非个人放弃了个人思想的阵地。实际上,从个人的观察来看,民众还是不少放弃了个人思想的占领。我认为这很可能是违背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或者至少不是在充分理性的条件下所应作出的选择。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