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政策之我见

对于4月份的房地产政策,我觉得问题可能都还不大。这个政策对房地产本身的影响可能还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对房地产的上游,原材料影响却是立竿见影的。就比方说铝价,恰恰正是在中国出台房地产新政以后开始下跌的。而且这个还不是中国铝价是这么表现,在看过LME铝价的走势之后也同样可以得到这个结论。4月15日,是一个非常关键性的日子。
但这次房地产新政的政策却是非常让人值得推敲的。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是政策里面的限购令是严重违背市场经济原则的。市场经济下,就应该是你有钱,你就可以买到你任何你想要得到的商品。(当然是合法的,诸如毒品之类的当然不应该)可是政策却是规定你只能购买一套房子。这个是很荒唐的。这个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凭票供应的岁月。那个时候无论你是买自行车、彩电、还是冰箱等等商品,你除了有人民币之外,还得有一个什么票,你才能买到。这种政策,除非是在战争条件下,物质供应极度紧张的条件下才有这样的必要,而今,我绝不相信中国的房地产供应没有出路了。楼,你可以继续盖,30楼不够,盖60楼,100楼;地不够,你可以往郊区外继续扩。你的城市可以继续扩大。中国海远远没有到无地供应的时刻。这个时候采用如此严厉的计划手段去解决问题,很难想象能够取得什么卓越的成效。当年搞票证供应的时候,能够解决人民对物质的渴求问题吗?当年除了萌生大量的黑市之外,实在看不出来这种手段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人民的生活。楼市也一样,必然有很多扭曲的手段来规避政策,这样的结果是导致经济结构变态,根本不可能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
中国的房地产问题,绝对不是一个房价过高的问题。房价过高,充其量仅仅只是房地产问题的一个表现。
房地产真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这甚至也可能牵扯到一个宪法的问题。我印象中记得宪法是规定土地国有的。那么土地是国有的,你就很难对房地产进行完全彻底的市场化。开发商要盖房子,就必须要向地方政府买地。而地方政府要取得财政收入,又不得不卖地。(这里又牵扯到中央和地方的财政收入分配的问题)也就是说在房地产市场当中,地方政府扮演了运动员的角色,而从地方政策的角度出发,它又绝对是一个裁判员的角色。又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你得让地方政府有多辛苦啊。这就注定了房地产行业在中国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所以要解决市场化的问题,可能就不得不对宪法进行调整,土地如果私有化的话,那么结果可能会好一点。担心囤地?没关系,通过税收来调节。税收还是属于市场化手段。(可能在一部分自由派眼里,税收肯定也是属于政府的主动干预了,但是政府完全不干预是不可能的。)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要走出这一步,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