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脑不能两用——同人于野

我上初中的时候思想有点叛逆。那时候当然没有博客,但老师要求我们写“周记”。我用现在写博客的精神写周记,认为如果写的东西太平淡就没意思。比如老师说人不能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我就写了一篇周记,说一脑完全可以两用比如我就是专门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

我只所以到现在还记得这件事,是因为有一个反馈。我爸在家长会上听老师提到我的这篇周记,回来跟我说我允许你看电视你偷着乐也就算了以后不要公开说这种跟老师要求相反的言论。

这件事的要点是不管是我爸还是老师都没有批评我写作业的时候看电视。也就是说,也可能因为我作业都写对了,他们被我的周记说服了,认为我可能真的可以一脑两用。

很多人认为自己擅长一脑两用,很多人指导别人怎么一脑两用。很多人认为在现在这个世界中,不会一脑两用就没法工作。真正的牛人应该在中学的课堂上读完世 界名著。真正的牛人干活的时候都是同时开着 msn, qq, google talk,另一个窗口还读着一部小说。真正的牛人应该同时听两个下属汇报,手里还在起草下午会议的发言要点。这些是真正的牛人么?

然而科学事实是人脑的硬件结构决定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一脑两用”。人脑不能并行计算。当我们以为我们在进行 multitasking 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我们的大脑像最土的CPU一样在不同任务之间“轮转”,而不能真正“同时”做这些任务。

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道理其实并不是那么显然的。人类可以说直到最近几十年,因为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的进步,才逐渐确信了这一点。参见《Mind Rules》这本书。

现在是最关键的部分了:Switch-tasking 是相当低效率的工作方式。《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这本书里面推荐了一个小实验。用笔在纸上写“Multitasking is worse than a lie” 这句话,但是要求写的时候每写一个字母就在这个字母后面写下一个数字,表明这是句子中的第几个字母。也就是说写出来的句子是:
M1 u2 l3 t4 i5 t6 a7 s8 k9 i10 n11 ……
看看这么写完需要多少时间。

然后再做实验的第二部分,先写下“Multitasking is worse than a lie.”这句话,然后再给这句话标注数字。结果纸上的东西跟前面完全一样,可是你使用的时间将会大大减少!

在完成实验的第一部分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句子和数字之间 switch-tasking. 实验的结果就是这种 switch-tasking 特别浪费时间。时间浪费到哪去了呢?当你在两个任务之间来回转化的时候,有一个时间成本,”switch cost”。

当你认为你在 multitasking 的时候,你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而 switch-tasking 有一个 switch cost,所以这是一个特别地效率的工作方式!

正确的做事方法是一心一意,同一时间只做一件事!

这时候肯定有人会问,我跑步的时候听评书,这个 multitasking 不是很有效率么?《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说,这个叫做 background tasking,后台任务。这里的关键是跑步不用动脑子。只要一动脑子,就成了 switch-tasking,就是低效率的。

Switch-tasking 除了自己的低效率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就是如果在你跟别人(下属或者家人)交流的时候这么做,心不在焉,是对人的伤害。不管你多忙,你都应该让跟你说话的人感到他是重要的。更何况这种没有质量的交流同样是低效率的。

统计表明一个人平均每小时会被干扰6次。被干扰的时间越长,就越不容易回来。有人研究表明,平均每个每周工作40小时的人,其每天(!)因为干扰而浪费的时间是2.1小时!责任越大,头衔越多的人,越需要被动的 switch-tasking,其工作效率也越低!

所以提高工作效率,一定要避免 switch-tasking. 我现在已经做到的包括:
- 不要像偏执狂一样每隔15分钟就检查信箱。
- 那些 MSN 之类的聊天工具实际上是玩具,对大多数干事的人来说毫无意义。聊天最好的办法是打电话。
- 把那些电子邮件程序中的来信自动提示功能都关了。

然而很多情况下是别人总找我们,树欲静而风不止,怎么办呢?这本书里提供了一些办法。

如果这个人每天需要找你十次,比如说你的秘书,最好的办法是跟她约定一个每天30分钟的会面时间。有些秘书每次离开老板办公室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低头停 顿一下,这是因为她需要考虑一下还有没有什么事情忘了说了 - 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逮着老板说句话。一个固定的时间会把你和秘书都解放出来。

对于一般人,最好的办法也是给他们一个固定的期望。给一般员工一个固定的每周开会时间,会上随便说,会下别找我。

有些人的做法是除了一个固定时间之外一律不接电话,就连客户的电话也不接。但是他们的电话留言提示中会告诉对方我一定会在什么时间回复你的留言。一旦别人对你有了可靠的期望,这些人不会介意你不接电话。

专注是一种力量。智能手机不离手的不是真正的牛人。真正的牛人陪家人的时候就好好陪家人,跟朋友玩的时候就好好跟朋友玩,做事的时候就好好做事。哪怕是看电影,也应该全神贯注地看电影 - 如果是烂片干脆就别看。

老师,我错了。我多么希望当初你在我的周记上写下下面的批语:你不是 multitasking,你是 switch-tasking。你这么看电视是很低效率的,你没有真正好好欣赏那些电视节目。

投资交易入门

华泰长城期货研究所(上海) 童长征

在做投资交易之前,首先要明确的是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一个是投资什么品种,一个是在这个品种上应该做什么方向,是买多还是卖空。

在做交易之前,第一个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是选择交易什么品种。品种的选择是交易的起点。品种的好坏很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交易过程的成与败。那么在品种的选择上需要遵循哪些原则呢?

更多

概率论与交易

投资交易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里面包含着一些确定性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不确定性的因素。对于整体的投资交易而言,中间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选择交易什么品种,选择交易的方向,选择交易的时间,选择交易的数量,选择资金的分配比率,使用比率……交易就是一场不断做决策的过程。而做决策就必然需要判断,判断市场的大势是涨还是跌,判断振荡行情还可能延续多久,在市场里所做的任何判断都不可能是绝对的,都带有一定的概率。这次所做的判断,正确率可能达到80%,这意味着该判断存在20%的错误机会。20%的错误机会却可能让你所有的资本100%的打水漂。我们在交易的时候,不仅要注意80%的获胜机会,同时也要做好防范出现20%不利机会的风险。

从投资品种角度出发,交易可能分很多种。有些人可能喜欢专注于某些品种,因为他对这个品种熟悉,对它价格变化的规律有较好的把握。这种风格有一个缺点:就是当这个品种走入振荡行情的时候,就可能需要捱很长的时间;有些人可能同时关注很多品种,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以覆盖更多的机会,而且为概率论的应用进行更好的铺展。对于不同品种的行情把握我们有所不同:很可能在这段时期,我们有较大的把握判断铜价会上涨,但是对于塑料的走势我们完全胸中无数;而在下一个阶段,我们可能有八成的把握认定棉花要跌,但是对锌价的波动却毫无概念;——在交易上,我们务必要选择那种成功概率大的品种,才有可能为自己带来最大的收益,并同时把风险降到最低程度。

在讨论市场行情之前,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一点: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性的世界,对于投资者而言,整个市场更是充满着不确定性。没有人可以有100%的把握告诉我们,市场中哪一个品种会涨,哪一个品种会跌,即便有人说对了方向,可是那种预测仍旧是一个概率的结果,因为在结果验证之前,没有人可以信心满满的告诉我们市场变动的方向,对于市场的任何一种预测它一定存在着错的可能,哪怕这种错误的概率很低,10%或者1%,它的结果就只能是概率性的,而不是确定的。

任何一个交易,实际上都包含着对未来走势的预测。投资者在做买入或者卖出的决策之前,他实际上已经是对行情做出预测了。——不要说交易的人永远不对行情做出预测。难道交易者做出买多决定的时候,不是认为行情未来向上走的可能性要大于向下走的可能性吗?难道交易者在做出卖空决定的时候,不是认为行情未来向下走的可能性要大于向上走的可能性吗?当然,交易者在做出观望的时候,可能是由于两个原因所引起:一个是交易者认为行情处于振荡期间,没有机会入市;另一个是行情波动起伏较大,难以判断。

在生活中,我们可以有很多确定性较大乃至我们可以完全忽略不确定性的例子:比如列车的运行时刻。如果有一个地方需要在一个时间赶到,比如说赶飞机,那么我们可能会面临多种选择:地铁、出租车、公车。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可能有几个要求,比如说行车路程当中的舒适度,这点出租车可以提供最高的价值;路上所花费的时间;使用最小的成本。等等。但是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在固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为了在固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我们往往可能更加偏好于地铁。因为地铁的运行时间较为确定。选择公共汽车当然成本最低,但是由于堵车等现象会可能造成误点,当然我们可以提前很长时间来规避误点现象的发生,但是这又在另一方面造成了时间成本的浪费。对于出租车而言,同样也是要面临堵车的问题,另一方面出租车的费用也相对较高,在距离较短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做此选择。但是在距离较远的情况下,选择出租车就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费用上面要承受得起,另一个是路途当中发生堵车的概率较低。这个例子可以给我们的启迪是在做交易策略的时候,如果我们在资金上不能承受短期的亏损,那么我们务必要选择安全的方案,务必要选择成功概率大,风险小的策略;而当我们在资金上可以容忍较大的回撤,而同时我们又有把握在从长期的角度来看,这个策略获利的概率很高,那么我们就可以选择这样的策略。总之,不同的目标根据不同的策略的概率不同,将要做出不同的抉择。

我们通常是使用历史经验来定义概率大小的。正如我们判断一场足球比赛的胜负,我们往往可能会参考两支球队以往的交锋战绩。这种方法诚然是有效的,但是仍旧存在缺陷。因为历史并不代表未来。向上扔10次硬币,10次都是正面并不代表第11次就会出现反面;历史上多次出现价格突破某均线之后形成上涨趋势并不代表未来也一定能够完成这段过程。总之,我们必须承认一点,历史数据告诉我们对于概率的判断很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并不是完全的。

所以在交易的时候我们要铭记一点:有些规律尽管历史上看非常有效,但我们仍旧不能不防止规律的例外发生。因为规律毕竟只是规律,而不是定律。定律不允许有例外,一旦有一个例外发生这条定律即被推翻,但规律不同。规律没有那么严格。而对于价格的预测,只能是规律而无法成为定律。提到这一点就和交易当中的止损密切相关。所谓的止损,实际上就是对规律例外的一种防范。任何一个完整的交易策略当中,一定要包含止损的策略。这就好比在写字楼里准备灭火筒,从事后来看,一座写字楼也许可能从兴建开始到最后报废被炸掉都可能没有发生过一次火灾,但这并不能排除写字楼准备灭火筒的意义。因为一旦火灾发生将可能产生非常巨大的损失,而预备一个灭火筒的成本是非常低的。

如何去判断一个策略的回报的概率大小?这个问题无法得到精确的回答。但是对于不同品种,却可以有概率大小的比较。

经济学在研究个人行为的时候曾经引入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效用。并且在最早的时候曾经使用基数效用对个体行为进行分析。但基数效用在实际应用当中却很难取得良好的效果: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对效用的大小进行量化,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如果看电影的效用是100的话,那么去吃一次麦当劳的效用是50或者还是70?如果驾乘劳斯莱斯的效用是1万的话,那么驾乘奔驰的效用到底是5000还是3000?(尽管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进行计量的,但是对于个人效用的大小却无法使用金钱进行精确的比照,因为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存在一个“消费者剩余”的问题。也就是任何一个商品带给个人的效用是大于为得到这个商品所付出的货币所带给个人的效用的。而这部分“剩余”的大小是主观的,是很难使用数字来精确衡量的)对于具体的数字大小,即便是本人也无法做到精确的了解,因此在经济学的发展过程中引入了序数效用论:我们或许不知道两个东西给我们带来的效用精确值是多少,但是我们却可能知道到底哪个东西给我们带来的效用高,并据此作出决策与判断。

所以根据这个原理,我们也可以相应的在交易策略上做出决策。我们设计出各种不同的策略,我们无法精确计算出每种策略所能给我们带来的回报和风险,但是我们在大致上可以赋予每个策略不同的概率,我们可以判断出A策略相对B策略带来的回报更高,而两者的风险大致相当。用经济学的话语来说,选择用A策略替代B策略是一种帕累托改进。

除了在相同风险条件下的策略的改进之外,我们也可以通过改变回报来了调整风险大小,通过调整风险大小来改变回报。因为在正常条件下,风险与回报必然成正向关系。我们希望一个策略的风险要小一点,那么我们可以选择回报小的策略;而当我们希望得到较大的回报的时候,我们可以以承担一定风险作为代价,选择具有更高回报的策略。

在策略的选择上,我们倾向于选择回报概率高的策略。比如说4月中旬,国内连续出台房地产紧缩政策,这对于国内市场而言无疑是重大的利空消息。从事前的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可以预计与房地产相关的行业将可能面临较大的压力。诸如房地产行业股票、钢材、铝等品种。而那些与房地产关系不大的品种,如果此时做空,那么获利的概率相对会较低。这是从事前分析的角度来说。从事后角度来看,铝价在此后跌了17.65%,而锌则跌了30.79%,选择锌作为做空的品种所得到的回报会更大。这就是事前分析所采用概率和事后分析信息已经面面俱到的分别:在锌价真正经历下跌之前,这个过程对于我们而言是不确定的,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由于受房地产调控的影响,铝价下跌的概率将非常大。因此在事前选择策略的时候我们可能会优先考虑选择铝作为做空的对象。

投资策略可以有千百上万种,这个市场关于品种的选择就有无数种。另外结合套利等策略方式有很多种组合。我们要先建立我们的目标:我们可以实现的收益,我们所能承受的风险,再具体建立细节的交易模式。一般来说,我们希望建立的投资策略是收益要越大越好,而风险要越小越好,我们要对各种投资策略进行评估,因此我们要选择那些符合我们要求的概率大的投资策略。

交易与象棋的比方。尽管人类发明了国际象棋大师深蓝,我们知道计算机指挥下的象棋是完全透过计算的方式,它透过计算每一步可能的棋步,然后从中挑选最优的走法。这个算法由于指数增长的关系,到最后的计算量是非常庞大的。如果按照每一步棋布20个走法来算,到最后计算出来的棋局数约有10120,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而人脑下棋的方式却截然不同。人脑会在下棋过程中不断吸取经验和教训,记住不同的棋局,发现特定的技巧和策略。人脑在判断复杂棋局的时候更多的是采用模糊的算法,按照围棋的说法,讲究的是“势”。而这种宏观的模糊的“势”是很难利用精确的方式表达并计算出来的。当一个局面复杂到无法精确计算和描述的时候,不确定性就变得格外明显,这个时候就不得不使用概率来对现象进行描述。

交易有同样的道理,当两个人交易的时候,交易行为非常简单,我们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当市场扩大,变成10个人,100个人,10000个人,乃至上亿人进行交易的时候,整个交易情况就变得非常复杂,计算机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的模拟,更不用说人脑可以对其进行精确计算了。每个人的交易心理各有不同,而一些些小的差异都有可能透过蝴蝶效应得到不断的放大。因此从细节角度企图从小到大来计算市场价格变化来理解价格是很难得到有效结论的。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采取模糊的方式,不必务于精纯,但求观其大略

因此在制定交易策略的时候,可以对所有可能采取的交易品种按照交易目标进行排序。率先选择出那些判断概率明确的品种。而把不那么明确的品种放在后面作为备选。做好交易的进场时点与退场时点。尽可能在交易开始之前把交易过程当中可能发生的各种细节因素考虑到并做好应对策略。交易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孙子兵法·计篇》)。对于未来市场局势的把握,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细节掌握,但是至少从概率意义上的把握还是相当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