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解铝的减产和复产(老文章)

对于铝行业而言,2008年和2009年是两个非常有特色的年份:2008年全年贯穿着减产,从雪灾引起供电紧张导致铝厂被动性减产,到铝价下跌引起被动性减产。2008年铝行业可以用“减产”二字来进行描述。而到了2009年,国民经济整体开始逐渐复苏,尽管铝行业供大于求的基本局面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但在国储局和各地方政府收储的刺激下,今年3月份在河南省政府的政策引导下,河南铝厂率先掀起了一波复产大潮。到了7月份,当铝价上涨突破15000/吨以后,全国各大铝厂更是再次掀起复产大潮。直到年底,大部分工厂满负荷开工。到12月,全国产能利用率更是达到90%以上。

 

雪灾引发电解铝厂商减产

2008年伊始,我国南方大范围地区普降大雪。大雪对铝造成的损害主要通过两个途径:第一、损害电网系统,使得供电出现紧张局面。这次凝冻灾害南方电网区域4216条线路被破坏,65个县市出现停电。当时整个社会供电出现严重紧张的局面。第二、破坏运输系统,造成煤炭运输紧张,从而影响火力发电。截至2008125日,全国电煤库存约2142万吨,不到正常存煤的一半。平均以每日近30万吨的速度下降,形势相当严峻。存煤低于三天的电厂有89座,涉及发电容量7795万千瓦,超过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10。全国因缺煤停机3990万千瓦,国网覆盖范围内因缺煤停机2402万千瓦,南网覆盖范围内因燃料供应和自然灾害等问题停机1588万千瓦。整体供应局势非常严峻和紧张。在这样一个全社会用电都非常紧张的背景下,生产耗电最大的电解铝厂不能不通过减产来满足社会用电需求。

贵州电网的破坏程度尤为严重。该省的70-80万吨的电解铝产能的四分之三被迫停止了生产。贵州的停电迫使中铝关闭了两座铝冶炼厂,分别是中铝贵州分公司和遵义铝业电解铝厂,两家产能分别为40万吨和11万吨。四川、湖南、江西等省份也不同程度发生断电,这些省份的电解铝企业基本关闭生产,累计受累电解铝产能达59 万吨。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调查,2008年春节前后,国内约有160万吨的电解铝产能关闭。

 

铝价下跌引发国内铝业巨头联合减产

20083月初铝价创下高点以后,铝价便一路下跌。直到跌到19000/吨附近以后铝价延续震荡了3个半月的时间。有鉴于铝价的下跌,再加上夏季用电高峰,710日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特意组织召开部分(20家)骨干电解铝企业市场分析座谈会。会议全体代表通过了电解铝企业联合减产“倡议书”,并承诺自即日起一个月内逐步达到减产510%的目标。并向全国电解铝企业发出倡议,希望所有电解铝企业加入到减产行列,

此波联合减产主要有这几方面的原因:供需过剩局面加剧,成本进一步提高,生产商利润受到严重挤压,夏季用电高峰到来,供电再次出现紧张,下游铝消费严重疲软。

由于全球铝市场供需过剩的局面进一步加剧,交易所的库存稳步增加,在20083月以后,铝价跌跌不休。另外电价上调、材料成本同时也发生上涨,2008619日,发改委公告决定自620日起将汽油、柴油价格提高1000/吨,航空煤油价格提高1500/吨;自71日起,全国销售电价提高2.5/千瓦时。这些都给电解铝的成本上升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加上铝价的回落,电解铝行业的盈利能力大幅度的回落。成本上升本来应该要能够直接推动铝价上涨,但是由于供给过剩,铝价并未能应声而涨,因此在这种背景条件下,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提出联合减产的建议是合理的。

由于夏季用电高峰的来临,电力供应短缺情况出现。当时我国电力行业的特点是:用电量增速超过了装机容量增速,另外当时电煤紧张局面自春节以来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而国家又限制煤电联动,国内用电紧张的局面依旧非常严峻。尤其是华南、华东地区电力非常紧张。国电网会议表示,2008年我国电力缺口将达到1000万千瓦时。电解铝冶炼企业的部分减产,有助于减少全国用电量,为节能减排做出自己的贡献。

货币紧缩政策影响了各行业的铝消费。下游消费增长缓慢。房地产行业的表现最为明显,销售面积单月同比增长自20084月始已经连续小于0。到了7月份更是下跌到了-35.7%的低位水平。而汽车销售尽管全年仍旧保持增长,但增长力度已经明显弱于往年。1-6月汽车销售累计同比增长数据降至18.5%。而2006年和2007年这两年的这个数据分别为26.6%23.7%。电力问题不仅对铝的生产造成影响,同时也影响下游行业对铝的消费。2008年年初,由于广东电力紧张,导致当时广东省的铝消费低迷。

 

金融危机爆发迫使各大企业被迫减产

2008年的年中,伴随着房利美、房贷美危机的发生,金融危机彻底爆发,油价应声而跌。这一波下跌绵绵无期,铝价同时也是飞流直下。在铝价跌破电解铝的生产成本以后,有更多的铝厂选择了减产或者停产。这一次不是因为电不够用,也不是为了要支撑铝价,而是因为铝价下跌遥遥无期,亏损已成定局。要减少亏损必须选择减产。这是一次铝厂自身做出的被动性减产决定。

20081022,中铝对外正式公布了72万吨/年的电解铝减产结果。而据中铝的内部人士称,中铝在其之后又继续实施了减产,实际减产将达到90万吨/年。而其他铝厂也纷纷做出了自己的减产计划。有的全部停产,如中铝山东。相当部分企业的减产幅度在10-20%之间,一共是16家企业。减产幅度在20-50%之间的有8家企业,而超过50%的为中铝郑州和中铝山东。

经过粗略的计算,可以得出这次减产,国内所损失的产能在200万吨左右,差不多相当于当时国内2个月的铝消费量。

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铝行业存在较高的利润,全国各地电解铝新项目纷纷上马。产能不断提高。到了2007年,电解铝产能已经达到1997年的6.68倍,产量为1997年的5.69倍。自1997年以来,产量的环比增长率几乎都是保持在10%以上,05年的增长率稍低,但也有9.76%。而07年增长率更是达到了的34.96%。铝产能高速增长的背后,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导致我国铝的需求不断提高,另一方面电解铝行业利润的丰厚亦是一个重要原因。尽管国家不断的出台各项政策限制电解铝新项目的上马,但铝产能和产量仍旧以惊人的速度增长。10年时间,电解铝生产能力迅速扩大,到2002年,电解铝产能达到604万吨,产量达到483万吨,我国一跃成为世界铝生产第一大国。电解铝行业的供大于求局面严重恶化,生产厂家不得不选择减产以适应新的形势的变化。

 

铝价复苏导致产能重启,铝企业开始复产

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几乎所有商品的价格都是一泻千里,连续不断下跌。电解铝也未能幸免于难。人们完全没有料到电解铝价格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大规模的下跌,人们同时也不能预期到在需求遭受迅速减少的前提下,铝价可以如此之快的重新恢复上涨。正是铝价快速实现了从下跌到上涨的转变奠定了其后电解铝产能恢复的基础。而从下跌到上涨的转变,国家和地方的收储政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云南省政府为解决省内有色金属由于价格下跌造成的困难,率先提出了收储方案,2008 1130日,云南省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出台了《云南省有色金属储备试行办法》,决定一共收储100万吨有色金属产品,计划从2008121日起至20091231日止。

到了1225日,国储局亦决定开始收储铝的安排以扶持铝冶炼企业。一月份将以12300/吨的价格收储30万吨铝。其中15万吨将从中铝购买,云铝收2万吨,而其他部分从6-7家企业冶炼厂购买。2009219日,国储局再次做出收储29万吨电解铝的安排。

收储政策的出台从现在来看,对于遏制铝价进一步下跌起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12月的上半月铝价基本上是一个震荡走势,下跌态势已经明显得到了遏制。到了12月的下半月,铝价扭转震荡局势,露出上扬的苗头。而这波上涨,从现在回过头来看,正是2009年一整年铝价上涨的起点处。

2009年的上涨行情基本上呈现阶梯形状,全年的价格走势特点基本可以概括为上升一段时间,整理一段时间。在3月中旬左右铝价发起了一波较大上涨行情。从12000/吨以下一直涨到13000/吨以上。铝价的上涨给铝冶炼企业带来了进一步的信心。铝企业的生产利润开始逐步得以实现。河南铝企业率先开始复产。325日,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克称,河南省计划建立50万吨电解铝储备,并建立电解铝储备与质押贷款联动机制,以帮助一些停产的企业积极恢复产能,缓解电解铝行业的经营困难。河南省政府之所以提出收储实际上是为了促进电解铝厂商复产。省政府收储的前提是停产的企业必须要恢复产能,否则将不可能享受到优惠政策。20094月初,河南省内十几家重点电解铝企业与省内四五家电厂率先签订了直购电协议。只要电解铝企业用电电压等级在100千伏及以上,电解槽型不小于160kA就可签订直购电协议。此次恢复产能的企业大都是上述享受直购电优惠的企业。河南省政府要求,享受到电价优惠的电解铝生产企业必须恢复产能,否则将取消企业享受的优惠政策。而政府之所以在电解铝总体仍旧是供大于求的局面下仍旧不断促进铝冶炼企业进行复产,和保证GDP增长的目标是密不可分的。中央政府在去年年底提出了2009年中国GDP增长保证达到8%的目标。河南省是一个农业大省,它的主要工业基础是铝工业。河南省的GDP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是来自铝的生产。如果河南省的铝生产不足,那么就可能很难保证河南省的GDP增长目标。在追求GDP增长目标的要求下,政府自然要不遗余力提供各种优惠政策敦促企业进行复产。

河南省的电解铝产量居全国第一,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四分之一。今年前2个月,有40%的产能处于停产状态。河南省的电解铝企业主要有焦作万方铝业、新安万基铝业、三门峡天元铝业、河南神火铝电、河南豫联能源、伊川铝厂、渑池黄河铝电和中铝公司在豫合作企业。根据河南省发改委工业处的消息,截至200812月份,河南全年电解铝产量达到325万吨,

从事后结果来看,河南省的复产行动与国内消费的复苏形成了良好的配合。在456月份的时候,无论是房地产还是汽车行业都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复苏苗头。当然当时市场对此仍旧心存疑虑,担心这种复苏之时临时性的。国内的消费需求不仅仅抵消了复产导致的产量的增加,同时也抵消了大量进口所带来的不利效应。从最初的原动力来说,是政府的收储政策引发复产行为,而复苏的消费则从另一个角度支撑了复产行为,并且下游消费的转好诱导了铝价的上涨,铝价上涨以后又反过来吸引了更多减产的企业加入复产的队伍中来。

 

20098月以后全国更多电解铝厂实现复产,产能利用率快速提高

3月份的河南省为代表的电解铝厂商的复产是以政府主导为主。当时尽管铝价上涨,但是整个市场对于铝价的将来走势并不乐观。更多厂商事实上是不大乐于复产的。河南省政府的政策实际上是为当地的铝冶炼企业注入了强心针,以收储作为保证,来支持本地企业的产能的重新启动。而到了78月份以后,这个阶段电解铝厂商的复产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第一、下游消费非常旺盛,无论是房地产行业还是汽车行业的消费都出现了快速的增长,这两个行业的快速增长将给铝行业的需求带来快速的拉动作用。铝企业在这个阶段收到的订单也开始源源不断,有了销路增加生产才变得有意义;第二、铝价摆脱了亏损区间。从7月中旬的13500/吨附近到8月份铝价上升到了15000/吨之上,这个价格对于绝大多数铝厂而言利润已经足够,因此时电解铝的成本大约在13500/吨上下,只要增加生产就有利润。此时全国各大冶炼厂纷纷选择开动产能。开工率直线上升,产量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电解铝复产的基本规律

对于电解铝厂来说,电解铝的停产和复产并不是一个可以轻而易举做出的决定,两种状态的改变并不灵活。换句话说,当生产出现亏损的时候,电解铝厂不会立刻进行停产;当生产开始盈利的时候,电解铝厂也不会立刻进行复产。这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理由。一方面是技术上的理由:电解铝产能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电解槽要生产出铝就必须在其里面首先灌注原铝,因电解槽里必须充满铝水才能够生产出铝,从原铝的灌注到最后电解槽上可以有新的铝生产出来需要一个时间过程;另一方面是基于成本的理由。复产过程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一个电解槽恢复生产需要耗费15万元的成本。巨大的成本使得铝厂在生产与停产之间做选择是极为慎重的。

 

产能利用率的变动是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

 

图表
1:2008
2009年中国电解铝产能利用率的变化情况(2008.1-2009.12)

数据来源:上海有色金属、长城伟业期货研究所(上海)

 

2008年的大规模减产到2009年的大范围复产,铝行业可谓是冰火两重天。在产能利用率的变化的背后我们看到了多种影响因素:

1.               
首先是电解铝冶炼厂自身生产资料的制约。用电对于铝的冶炼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资源。2008年的大规模减产是用电受到制约的结果。当社会用电遭遇紧张的时候,电解铝行业作为耗电量最大的行业必然首先要为人民的社会用电让路。用电遭遇紧张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自然灾害导致电网受到破坏,运输因素导致发电厂电煤供应出现紧张,季节性因素导致社会用电出现高峰……铝生产的外在必要条件受到限制,则必然要对铝生产形成影响。

2.               
铝价本身的变动引起产能利用率的变动。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供给曲线是一条斜率为正的曲线:当价格上升的时候,供给量增加;当价格下降的时候,供给量减少。电解铝的减产和复产正好完美演绎了这条经济学规律。2008年价格持续出现低迷,导致生产厂家利润削减甚至出现亏本的情况。这个时候厂家选择减产,一方面是力图通过供应量的减少来改善供大于求的局面,稳定价格;另一方面是减少亏损。前一个原因主要可以由去年710日电解铝骨干企业的联合减产找到解释。当生产厂家对产品价格不够满意的时候,主要的生产厂家通过联合减产以达到减少产品供应的目的,从而提高产品价格。这种做法在多个行业都可以看到。这种形式类似于垄断组织的卡特尔形式。但是由于不具备足够的市场条件:铝的供给要远远大于需求。因此联合减产的手段并未奏效。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去年铝价大规模下跌以来铝厂减产的最主要原因。当铝价跌到10000/吨附近的时候,对于大多数铝厂而言这个价格都跌破了它们的生产成本线。每多加生产一吨的电解铝,亏损额都会相应的扩大。另外再加上对于铝价未来的反弹并没有充分的信心,在这样的条件下,那些高成本的生产线就必然受到淘汰、停产。

3.               
地方政府追求政治目标的结果。保证GDP的增长是政府的一个最主要的工作目标之一。尤其是在2008年年底中央提出GDP保八目标以后,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保证当地GDP的增长是最重要的工作重心。所以3月份的时候,尽管铝的市场格局仍旧不能尽如人意,供大于求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但河南省政府仍旧通过各种政策手段敦促省内各电解铝厂开工上马。当然从后期来看,复产的选择与需求的复苏实现了较为完美的匹配。但应该看到的是,当时市场对未来经济的普遍预期并没有后来实际经济表现的那样乐观。而河南省政府也并非是出于对未来经济的良好复苏预期做出的复产决定。换言之,如果当时需求没有复苏,电解铝仍旧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那么铝价可能会受到更严重的灭顶之灾。河南省政府的这种做法从现在回顾的角度来说,决定是正确的。但如果从市场出发角度来说,这个决定违背了市场的基本经济规律,因为政策的出发点不是基于市场有利因素,而是为了实现GDP的数字目标,同时也是和中央多年以来力图做到的限制过剩产能的目标是相矛盾的。

 

Nonferrous Analyst Andy Tong
有色金属研究员 童长征
 
Great Wall Futures Research Institute
(Shanghai)

长城伟业期货研究所(上海)

Room 2403, 500 PuDian Road,
Shanghai, PR. China   (200122)

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浦电路5002403室(200122)

Tel:86-21-68400696,68400783,68400785-143
Cell phone:1502-114-0596
Fax:86-21-68402232

E-mail :tcz@gwf.com.cn

Msn: tongchangzheng@gmail.com

QQ:
4009623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