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交易是艺术而非科学

期货是科学还是艺术,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将决定在交易中所采取的方法和手段。到底我们交易的结果是技术力量决定的结果还是我们主观判断的结果?到底交易的决定是否存在人的艺术性?到底期货市场上是否存在所谓的“人性的弱点”?心理因素到底是否会对个人的交易行为产生作用和影响?
从事期货交易的目的,如果单单从投机的角度来说,就是为了盈利。而为了实现盈利,首先我们必须要对价格进行预测。(所谓的资金管理作为交易来说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必须保证个人存活在这个世界里才有可能进行交易,否则只要一次爆仓可能就会失去后来翻盘的机会。但是资金管理并不能掩盖预测价格走势的重要作用,假定价格走势每次都预测错的话,那么再好的资金管理也是没有意义的。正如打靶一般,如果瞄错了靶,那么无论瞄靶的姿势有多么正确,结果都只能是错误的)对于预测价格,市场上最为普遍的是两种手段: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从严格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基本面分析还是技术分析都不能算作是科学。
科学是什么?科学是使用探索、逻辑、经验、历史等手段来理解和解释未知世界,并通过建立的理论来达到实现为人类服务的目的。科学最讲究证明,证据必须是可靠的值得推敲的,并且科学理论的证明必须是普适性的,不可以存在反例。比如假定科学有以下判断“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那么只要出现一只黑天鹅就可以推翻这个科学判断。对于科学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它的可证实性,而是它的可证伪性。科学哲学家波普尔对此有过很详细的论证:一个理论成为科学理论的必要条件是这个理论具有可证伪性。也就是说一个理论要成为科学,
必须明确地提出在何种情形下它可以被推翻。
首先,如果我们紧紧抽取科学中的逻辑因素的话,我们必须要承认期货交易存在一定的科学成分。无论是基本面分析还是技术面分析,我们必须讲究逻辑的推导:基本面的供求因素发生改变,价格要发生改变,这是经济学的最基本的逻辑;成本上升导致产品价格上涨,在厂商理性的前提下这条推论可以确认;美元指数下跌推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但是这些规律在期货市场上是普遍而没有例外的吗?很遗憾,现实并非如此。每条规律的背后都可以找到无尽的反例。供给过剩价格一定下跌吗?LME电解铝的库存在越过400万吨一线以后,继续保持增加的势头,可是铝价下跌了吗?没有。铝价是和库存同步上涨的。可是我们同样不能得出铝价和库存同步上升的规律。因为在大多数时候,库存的变化和价格的变化还是呈现反向关系的。正如前面我们对科学所做的定义一样,只要出现一个反例,那么这条规律就不能成立。
技术分析实际上是根据历史的价格、持仓、成交量的变化来推断未来的价格走势。技术分析只考虑交易所内交易中所产生的数据。从外表上看,技术分析很有科学的模样,大量的使用数据分析,用到高科技的计算机手段。但是正如电脑算命并不能代表算命就是科学一样,使用科学手段的技术分析同样不能证明其为科学。技术分析依据要依据三条基本假定:市场走势能反映一切信息,价格的变动呈趋势形势,历史经常会重演。第一个假定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投资者无法做到了解全部信息,那么作为投资者组合的市场又如何做到反映全部信息呢?退一步讲,这个假定是既不能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对于第二个假定,这种描述性的语句事实上是不符合科学的规范的。我们无法从这句话中严格的把一个价格形态判断成是呈现趋势还是不呈现趋势,需要人为的主观判断。并且每个人的判断结果可能是不一样的;而科学的要求必然是明确的;对于第三点假设,历史经常会重演,“经常”一词就打破了它的科学性。科学的语言是不允许出现“经常”这类模糊性的描述语言的。至少对于科学来说应该有一个确定性的量化指标,譬如每隔一年历史会重演一次,等等,否则这样的假定是不能符合科学的标准的。但是我们做不出这样的假定。因为期货市场太复杂,变化多端。
我们并不否认技术分析的有效性。但是在讨论期货是否科学之前,我们必须要明确一点:一种方法的有效性与否并非它是否科学的标准。巫术可能会医好一个人的病,但它不是科学;同样技术分析可能可以帮助投资者获得丰厚的收益,但它同样不是科学。因为技术分析不具有可复制性,并不是说每个人掌握了一种技术分析的手段之后就能够在市场上大举盈利,而科学是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只要出现一个反例,一条科学理论就可以被推翻,这种前提就使得科学理论必须要能够得到所有可能的检测。当然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科学必须具有可证伪性一样,它首先必须要满足能够被证伪的条件)
确定性是科学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到目前为止,我们不能断言说科学实现了完全的确定性,(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未知现象亟待科学去解释)但是确定性显然是科学所孜孜以求的目标。一个球从楼上平抛出去,假定不存在任何阻力,我们只要预先知道初速度和重力加速度,我们便可以精确的描述出这个球在各个时点的位置。但是期货可以吗?无论是通过何种手段我们可以精确的推算出在任何一个时点上期货所对应的价位吗?答案只能是否定的。即便我们把要求降低,仅仅是一个价格的范围我们也不能做到。因为期货和科学研究的对象有根本性的不同。科学研究的是自然界,是在人自身以外的一切客体。但是研究期货却不能不涉及人类自身的行为。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讲的就是这个:人类行为本身就会对人类所要研究的对象形成影响。我们不妨假定存在一个系统可以对期货的价格在各个时点上作出精确的描述:比如说铜价,我们假定在一周之后会达到7000美元/吨。我们再不妨假定所有人都可以获得这个系统并对此作出准确的演算,并且所有投资者对这个系统都深信不疑,那么结果会怎样?毋庸置疑,在我们利用系统测算出来的时间之前,价格已经在诸位投资者的买入下推高超过7000美元/吨了。这一个很小的很简单的思维实验就能够推翻科学计算期货未来价格走势的理论。理论本身无法实现自洽性,因此无法得以立足。
所以试图找到一种科学的方式来实现对未来价格的确定性的预测是不可能的。这里并不是说期货价格不能预测。如果期货价格完全不能预测,如果价格走势完全按照随机游走模型的话,那么或者我们只要扔一扔硬币就可以完成整个投资计划了。我们只能通过我们所掌握的各种信息各种数据对期货价格进行一番大致和模糊的评估,我们或者可以从主观上感受到期货价格变化的大致概率,(这种主观感受很大程度上是经验的结果),市场往往可能是偏离均衡状态的。(均衡点只是我们理想假设当中的一个点,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点存在何处)但是市场本身又具备一定纠错的能力和必然性。所以我们只要找到市场出错的时候,并寻找到市场原本可能应该存在的正确的方向,那么交易就有可能获得成功。我们无法知道一切知识,但是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不能穷尽世界的一切知识。所以整个过程将会充满着各种或然性、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必然会对每个人的心理产生严重的冲击,从而影响一个人的判断水平。那么要改变这种糟糕的状况,一方面我们当然要进一步提高本身的预测水平,要尽可能的去逼近期货世界的真实情况(尽管正如渐近线一般,我们对于期货市场的了解是永远不可能和期货市场本身相吻合的)我们或者不能做到极致,但是可以把水平做到更好更高;另一方面自然要加强自身的心理建设。不要让外界因素去影响自己的判断水平。一个人的自信程度和他个人的技术水平诚然存在一定的正向关系,但是我们同样也要认识到自信与技术水平的背离。高手过招,决定胜负的往往并不在于两者的武功谁高谁低,而在于两者的心理素质孰强孰弱。对于确定性的事物,我们只要掌握了一定的技术便可以得到一定的结果;但是对于期货市场如此不确定性的事物,心理素质的锻炼一定是不可或缺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